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1章
    怀特看到张因扬,露出一副调戏的笑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来找你的。你去解释啊。张因扬,你怎么还在这里站着?”

    张因扬眉宇扬起一道鸿沟,手因为心悸而变得颤抖。

    怀特盯着他,像是在看一个垃圾,“你的事情你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的么?张因扬,需要我提醒你家里欠了高利贷的事情么?还是要我把你在床上发sao的照片发给公司所有人看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怀特狗仗人势。

    他必须解决这一切!

    齐寻集中精神的时候,听到了一声惨烈的喊叫,随后看到怀特的胸口插着一把沾满血的刀。

    张因扬站在怀特身旁,眼里惊恐万分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手还在发抖,腿已经软了。

    他瘫倒在地,露出一副释怀的面貌,看着怀特濒死的面貌,终于放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因扬的脸,只有齐寻看得全。

    他像是劫后余生了,如同涅槃,他亲手终止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齐寻听到他哆哆嗦嗦地喊着:“他得死……他必须得死……他终于死了……哈哈哈哈哈,他终于死了!”

    第78章 【正文完】

    经调查,h公司涉嫌洗.钱、偷.税,旗下负责人怀特,涉嫌强j醉、拐.卖未.成年人、开设赌chang,依法伏案,判处死刑。

    怀特因为受伤严重,这辈子都要在牢狱的病房里待着。

    而张因扬,因涉嫌贪污、包庇、持刀杀.人,判处有期徒刑18年。

    h公司彻底倒台。

    新闻一经发出,轰动全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年关将至,延雨的竞标结果也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艺悠工作室成功拿到竞标。

    王珂高兴得不得了,消息一出,第一时间给齐寻分享。

    齐寻替他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随着延雨的竞标落地,管嘉明的工作也逐渐繁忙起来,但他坚持不出差,给李喆的解释是:“纽约那个广告商没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回事,可李喆知道,管嘉明压根就不想离开齐老师半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应允下来,毕竟最近事太多,他手里头的艺人轮番有了通告,他也没空想别的。

    李喆在电话里问:“你从北京回来后就不见人了,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清丰镇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老家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啊,对了,关于你跟齐老师恋情的事情,我这边是顶不住了,你什么时候出面回应一下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?”李喆看了看黄历,“明天宜表白吗?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管嘉明翻了个身,看着齐寻的眼睛,忍不住靠过来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齐寻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从北京回来后,他们就直接飞到清丰镇去了,一夜舟车劳顿,一宿没怎么睡,齐寻累得要命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齐寻的额发,小声呼喊:“齐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齐寻轻轻地动了动,带着一头绒毛往他怀里钻。

    管嘉明的鼻子碰得痒痒的,笑了一下,“该剪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翌日起来时,齐寻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走到厨房,看到管嘉明一边烧柴,一边往油锅里打鸡蛋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先要帮忙,管嘉明不给他腾位置,拦住他说:“早餐还是会弄的。”

    早餐是两碗热气腾腾的面,齐寻的碗里有两个鸡蛋。

    齐寻盯着白白的汤碗,转头看向庭院里的桂花树。

    他小小地呼吸,桂花树没有开花,他却仿佛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花香。

    管嘉明顺着他的视线,看向桂花树,又把目光落到齐寻眼里,“早该带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寻: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怪我。”管嘉明说,“先吃吧,看我手艺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寻尝了一口,很好吃,面煮得很软,嘴里却说:“一般哦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?”管嘉明敛眉品尝,“明明还行啊。”

    齐寻:“没有阿婆做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批评,管嘉明却听得很开心,他笑得灿烂,忍不住揉揉齐寻的头发,“我奋斗的目标,其实就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带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管嘉明放下筷子,齐寻也放下了,静静地听他道:“阿婆临走前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想让我带你来见她。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嘉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后常回来好吗?”

    庭院里暖呼呼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光很大,还是面条的热气很充裕,抑或齐寻的声音很清晰……总之这些让管嘉明都只有一个感觉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齐寻半步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管嘉明告诉齐寻,村里又有宴席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们受到了村委会的邀请,直接被安排了座位。

    两人欢欢喜喜地去。

    这是齐寻参加的第三次喜宴,依旧是镇里的婚宴。

    齐寻本来都做好充当嘉宾的姿态了,结果婚宴上又出了茬子。

    没有摄影师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新娘还跟新郎闹变扭了。

    于是齐寻临阵磨枪,带着一副随身的相机,充当了摄影师。